“二公,我认东北,并且将东北二公的跟基的话,有三个问题解决。

    一个是东北的方势力,张座麟,冯德麟孟恩远等人。

    二个是一直东北虎视眈眈的东洋人了。我在东洋留期间,深刻的了解到了东洋人东北的觊觎。他们甚至将东北视他们的命脉了。预见,不久,他们肯定东北进攻,甚至吞并东北的。

    三个,则是力建设展东北的话,需笔的银。”

    杨渡很快见。

    袁恪汶不由连连点头,更是佩服不已。

    牛人是牛人!至少在这力,他是远远比不上的。

    他的演光格局更。更熟知历史的展走势。这是他的优势。

    具体的务,专业人士来负责才

    “皙一个问题很解决。付东北的头蛇,有其他的办法,的实力将他们剿灭。101步兵师很快战斗力。规模的扩军。收拾东北的头蛇,不在话

    二个问题,更是。我们东洋人间,早晚有一战的。虽,东洋人在打败了老毛,已经列强了。一战,他们并到什处。反了巨额的军费,使他们的财政濒临崩溃。在的东洋人,实力并不算太强,不是付不了的。

    三个问题,我已经解决了。或者,已经解决了一部分了。我已经耳曼人达协议,等到我们拿东北,他们向我们提供价值五亿马克的机器设备,帮助我们展工业。”

    袁恪汶将盘托

    杨渡则目瞪口呆,到袁恪汶已经做到了这个步了。

    除了遏制东洋人东北的野外,其余的各个方,似乎有什问题了。

    “皙,虽我们的敌人很强是,我相信我们一定功的!”袁恪汶

    “二公,我一定竭尽全力辅佐二公,哪怕肝脑涂不惜!”杨渡兴奋的

    杨渡离,袁恪汶的眉头再度皱了来。

    展东北,需笔的银

    哪怕耳曼人提供了五亿马克的贷款,远远不够。

    更别在进军东北规模的扩军,需剿灭东北的头蛇,搞不东洋人打一仗,的钱了。

    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的话。,他的这计划是空楼阁已。

    “够搞到钱呢?”袁恪汶陷入了沉思

    袁边肯定是指望不上了,在的北洋政府,缺钱。,他办法了。

    忽,袁恪汶到了一个办法。

    这个代,有青霉素等抗素的。

    一旦感染,往往是死路一条。

    战争,因受伤,是非常容易感染的。

    一场战争来,往往因感染死掉的伤员,比战死的人

    够将青霉素这款神药搞来,这必够赚笔的银

    不,袁恪汶虽青霉素,培育提炼,却一窍不通。

    再了,间给他做研旧了。

    在青霉素,有一个东西却是够研制来的。

    是磺胺。

    相比青霉素的培育,磺胺由乙酰苯胺经氯磺化、胺化、水解、够制了。稍微有点化常识,够办到的。虽磺胺的效果青霉素相比,并且含有毒幸,法内服。即便是外有很的抗感染效果。在青霉素诞,这绝的抗感染药品了。

    接来,袁恪汶让杨渡京师堂,找了几个,按照他的方法来研制磺胺。

    仅仅三间,功的制造了磺胺了。

    不,袁恪汶并间将磺胺拿来交易变电报给炎黄驻欧洲洲的公使,让他们注册专利。

    洋鬼是非常狡猾的。

    有专利的话,他们直接仿制了。到候,袁恪汶赚钱?

    等到这一切,已经是一个月了。

    公元18124月15,袁恪汶个人名义,邀请不落帝,高卢耳曼帝,沙俄帝灯塔驻炎黄的公使见,商议磺胺的专利授权宜。

    $(".nodeContent").last().addClass("halfHidden2");setTimeout(function(){$(".nodeEnd").last().before("点击继续阅读本经彩内容,接")},200);

章节报错(免登录)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