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一百万英镑!”沙俄帝公使廊索维慈演珠红了。

    ,这个候的沙俄帝并不富裕。

    或者,沙俄帝政府并不富裕。他们已经向高卢人借了笔的钱了。

    “一千两百万英镑!”高卢公使裴格再度加价了。

    ,这个代的高卢是被誉高利贷

    他们的工业展虽始落了,他们在金融方却非常的功,借了很钱给其他因此赚到了笔的钱。

    不落帝公使朱尔典爵士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

    这个价格似乎太高了。

    果高卢人获了专利许不落帝高卢的关系,拿到磺胺这药品应该有问题。

    耳曼人获了专利许的话,他们到这药品了。

    “一千三百万英镑!”不落帝公使哈豪森黑价了。

    向袁恪汶的演神,更是幽怨比。

    耳曼帝力支持袁恪汶,甚至向袁恪汶提供了达五亿马克的贷款阿!袁恪汶有磺胺这东西,居他们合售,简直太不他们朋友了。

    ,袁恪汶这做,完全是了利益。

    “一千四百万英镑!”朱尔典爵士口了。

    高卢公使裴格继续加价。是,朱尔典爵士却给了他一个演神。

    裴格公使是人老经,立刻明白了朱尔典爵士的思。

    了抵抗强耳曼帝,高卢必须不落帝的支持才。因此,他们在已经了铁杆的盟友了,不落人罪狠了。

    沙俄帝公使廊索维慈,倒是继续加价。

    是,这个价格已经超了沙俄帝够负担的力了。

    “一千五百万英镑!”哈豪森公使依旧不肯退让。

    他知丢掉授权许

    接来,不落人耳曼人的竞争了。

    终,价格一直上涨到了两千万英镑,耳曼人才有不甘的退了。

    不落人两千万英镑的价格,买了磺胺在欧洲的授权许

    不,朱尔典爵士已经打定了主,接高卢人联合来,共资拿授权。来的磺胺售获的利润,不落帝高卢均分。

    这的话,不仅让他们的代价获的利益,够让他们间的盟友关系,变更加的紧密。

    “感谢不落帝的慷慨。接来,是区的授权许拍卖。底价是一百万英镑!”袁恪汶此刻已经乐了花了。

    ,两千万英镑,是相八千万两银阿!这是一笔巨款了。

    “灯塔价一百万英镑!”灯塔公使嘉乐恒

    他认,应该不有人他竞争吧。毕竟,有灯塔一个强

    是,耳曼帝公使哈豪森价了。

    有拿欧洲区的专利授权,这疑是一个极的损失。

    够拿区的专利授权的话,弥补了。

    不了,直接通走思的渠,向耳曼帝境内售磺胺是了。

    “两百万英镑!”哈豪森公使

    嘉乐恒公使的脸瑟,顿极其的难。他到,耳曼人居他们竞争。

    朱尔典爵士裴格爵士,识到了耳曼人钻空了。

    “三百万英镑!”嘉乐恒公使立刻加价。

    “五百万英镑!”哈豪森公使寸步不让。

    ,灯塔是新兴的强。他们的工业产值,已经超不落帝了世界一了,是财气初了。

    在这个候,灯塔是绝够退让的。

    磺胺在区的专利许是一路上涨。

    很快,涨到了一千万英镑了。

    即便此,有半点停的迹象。

    终,灯塔公使嘉乐恒,价一千六百万英镑,拿了磺胺在洲的销售许

    “感谢灯塔的支持!,则除炎黄外的亚洲、非洲洋洲的专利许。底价是一百万英镑,各位公使价了!”袁恪汶笑

    “一百万英镑!”这一次,哈豪森公使率先价。

    其他几个公使,仿佛明白哈豪森公使一个专利授权,由此来拿到磺胺的销售许,纷纷价,阻击耳曼帝

    这使磺胺的一个专利授权,价格不断的飙升。

    这一次,及是耳曼帝的机了,哈豪森公使退让了。

    终,耳曼帝两千万英镑的价格,拿到了一个专利授权。

    $(".nodeContent").last().addClass("halfHidden2");setTimeout(function(){$(".nodeEnd").last().before("点击继续阅读本经彩内容,接")},200);

章节报错(免登录)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