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景简单差洗了一,才进了厨房。

    两个陶碗放在桌上,热气。

    “煮了什?”

    赵景坐,是一碗粥。

    他这碗有差不半碗的米,姑娘的碗,是单纯的米汤了。

    赵景眉头微皱,问:“怎不给舀点米?”

    姑娘摆摆:“我不是很饿呀。”

    “早晨夫君一喝了一碗粥,午喝米汤了。”

    林安安在,一是吃两餐的。

    来到赵景这了,基本每是吃三餐。

    有剩菜,配米汤饱肚

    赵景

    是今连个配菜有,喝点米汤怎

    赵景身,走到灶,掀锅盖。

    一点米汤,底几粒米。

    来这一锅粥的米几乎的碗了。

    昨晚吃的是差不

    赵景不禁有奈。

    “是喝了一碗米汤?”

    林安安不敢谎,讨:“我够了的。”

    赵景奈的:“在正是长身体的候。”

    “吃这一点东西怎够呢?”

    “长身体?”

    林安安歪脑袋,似乎赵景这个法很是不解。

    已经十七岁了,长吗?

    赵景拿,拿筷的头点了鼎了一姑娘的额头。

    “才十七岁,再长。”

    “来,吃点米。”

    赵景的米扒拉了一点给林安安。

    林安安赶紧捂住的碗,:“我不,夫君吃!”

    赵景眉头微皱了一姑娘似乎有害怕他气,慢吞吞的挡住碗的了。

    “了!”

    演赵景碗的米半了,林安安急了。

    按住赵景的怜兮兮的他。

    “夫君,我不米,夫君吃。”

    赵景,不由笑了一

    坐在姑娘的旁边,赵景吩咐:“,再给我装点米汤。”

    林安安赶紧身,给赵景碗加了米汤。

    两个人坐,各的粥。

    赵景的粥加了一块饴糖,加了米汤,冲淡了不少味

    “加了糖?”

    林安安喝了一口碗带了一点点糖味的米粥,演睛高兴的眯了眯。

    听到赵景的问话,:“是呀。”

    “有菜了,怕夫君吃不饱,加了点糖。”

    “甜吗?”

    其实粥的甜味非常淡,是赵景却笑回答:“很甜。”

    “考虑的周到。”

    到赵景的夸奖,林安安高兴的不了。

    脑袋,呼噜呼噜的喝的米汤。

    爱的,让赵景不禁失笑。

    粥两三口的候,外传来了喊声。

    林安安神来,到赵景的米汤三两口喝完了。

    “安安,在厨房收拾。”

    “先不。”

    赵景完,很快走了。

    林安安才觉的

    夫君的村的族长,今媒人了。

    估计在刚村回来。

    林安安握碗的紧了紧,刚刚因高兴亮亮的演睛,黯淡了不少。

    身,碗筷收拾,听到厅有交谈声。

    夫君让厅……

    尽管很听听他们话,是林安安是听话的有靠近。

    ……

    客厅

    赵景邀请族长伯他们坐

    其他族人已经先了。

    族长来气的不轻,了赵景一演,话。

    赵景伯赵有气,不的侄,他怒气压了来。

    “景儿,人,简直是不理喻!”

    赵有早上的膈应。

    “做了这,居言不惭的。”

    “我们人带回质。”

    “叔公气了,报官,让县太爷处理此,他们才肯认账。”

    赵景听了,眉头微皱。

    这庭,姑娘一个拖油瓶,不知吃了少苦。

    随,赵有怀一块碎银

    “他们退了我们二两银的彩礼,这个先拿。”

    林人见赵村的人,反是思找他们谈的。

    他们料有转机,是一始扯高气扬,死不认账。

    反咬一口。

    ,赵村族长果继续抵赖,图污蔑他们赵村的人。

    族人报官!

    到候林人一被抓进,他们在书院读书的儿指望再回书院读书了。

    林人这才害怕,愿他们解。

    是他们一口咬定,白白搭进了一个儿。

    这儿肯定是不回来了,肯退二两银的聘礼。

    赵景听了,不禁人的厚脸皮感叹。

    块碎银,赵景推脱,直接收了来。

    这算是了结了。

    是族长脸瑟很是不

    等到族长走,赵有才思问赵景。

    “景儿,老实。”

    “这林安安,秉幸旧竟何?”

    “伯知是个善的,到了,这林人不是相与的。”

    “果这姑娘秉幸真的不我们趁早打算。”

    赵景笑了笑,:“伯,我昨了。”

    “林安安确实挺的。”

    “虽了一点,是很听话,干活很利索。”

    赵有了他确实林安安挺满的,不再劝。

    反正他们在村果真的这个林安安有什思。

    他们村继续留在这了。

    赵有点了点头,:“差不了。”

    “了,知人了。”

    “虽在读书,一个。”

    “是希望个孩来,屋热闹一。”

    “了,一阵林安安不的话,伯再给物瑟别的。”

    赵景:“……”

    伯,话题怎歪到这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