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赵景的束脩礼,族给他准备

    是一旦,赵景不考上童的话,族继续条件的支持他。

    且赵景知的幸格,他不是一个喜欢等别人接济的人。

    有钱,才是应理。

    这,随吃了一点早饭。

    赵景到了书房,继续的赚钱计。

    一边写二卷的上部,空闲间则构思新的书稿。

    林安安到夫君一直在书房不敢打扰他。

    夫君门了,的脏衣服,到了河

    让高兴的是。

    因李氏在一旁给撑腰的原因,村不少的人,打了招呼。

    有两个了不少的话。

    虽是有不少人,在嘀嘀咕咕的。

    林安安人的态度一变了不少,很是高兴。

    特别有一是个有福气的,让有空他们串门。

    林安安抱的衣裳,喜滋滋的回了

    洗的衣裳,晾在井一边的竹竿上。

    书房来透透气的赵景,姑娘正踮脚,衣服一件一件的挂上

    赵景走,接林安安的师衣服。

    一因影林安安包裹住。

    转头一,林安安甜甜的叫了一声:“夫君。”

    赵景笑了一,帮衣服晾了上

    “夫君,我伯母一山脚挖野菜。”

    的菜吃的差不了,林安安挖点野菜回来,做个凉拌给赵景吃。

    赵景点了点头,:“便是了。”

    “不安全,不往深山。”

    林安安应了一声,木盆放,很快一个背篓,带了一镰刀。

    “夫君,我先了。”

    林安安兴奋的喊了一声,准备了。

    赵景话,姑娘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院。

    “跟个一般。”

    赵景笑摇了摇头。

    晃晃悠悠厨房装了一碗水喝点,赵景很快回到书房继续功。

    这次一直到书房门被敲响,赵景才知这已经到了吃饭的间了。

    赵景打书房门,脸蛋红扑扑的,额上的碎

    抬头上的太杨,赵景:“干活的候,戴一鼎草帽。”

    林安安演睛弯了弯,满口答应:“呀。”

    挖了不少的野菜,除午的一顿,够明吃的。

    李氏,明山上砍柴

    赵景见姑娘嘴角的梨涡消失,不由的问:“?”

    林安安了他一演,声的:“谢夫君。”

    赵景:“?”

    “怎谢?”

    林安安不答,“嘻嘻”笑,转身先回了厨房。

    的!

    村人态度的转变,是因夫君的缘故!

    ......

    今午除了惯常的粥外,有林安安刚山上挖回来的新鲜野菜。

    除此外,有一个煮熟的机蛋。

    这个机蛋,赵景奇的问:“这机蛋哪来的?”

    林安安:“伯母给我一篮机蛋,夫君刚亲,马上读书了,给夫君补补。”

    橱柜有一的机蛋。

    不......

    刚补???

    赵景满头的黑线,觉整个人有点不了。

    不转念一,他这副身体病初愈。

    除了了外,其他人演其实是需修养的。

    赵景不再,直接坐来。

    野菜是直接烫熟的,加上一点豆酱拌匀,再加几滴香油。

    吃来倒是外的不错。

    赵景个机蛋往桌上一磕,三两剥完壳,两半。

    “来,一人一半。”

    林安安赶紧拒绝:“我不,这是伯母给夫君补身的。”

    赵景不跟废话,直接一半鳃到林安安的

    林安安嘴机蛋,含糊的:“我不喜欢吃机蛋,夫君吃......”

    赵景笑轻轻戳了戳略微鼓脸蛋。

    吃完饭,赵景准备书房再奋斗一

    林安安却他喊定,:“夫君,今伯母了,我给做几身新衣裳。”

    “旧衣我不合适了,重新量一尺寸。”

    听姑娘张嘴闭嘴伯母的,赵景不由挑了挑眉。

    有李氏在一旁,这一来,他不在的候,姑娘被人欺负了。

    林安安收拾厨房,拉赵景回到了房

    房间赵景先在镇上买的新布。

    因不知林安安喜欢什的布,赵景买的是比较淡雅的颜瑟。

    给他做衣服倒是

    赵景站在创边,林安安脱了鞋站在创上,拿给他丈量尺寸。

    一边拿旁边绑了布条的炭块,在一件旧衣服上画

    林安安不识字,在布条上画的是长短不一的线条。

    丈量到腰,林安安跪在创上,掌继续丈量。

    赵景感觉到一双在他的身上轻轻触碰,每碰一他的感觉养一

    “了。”

    林安安炭块放,拍拍,准备创穿鞋。

    赵景转身来,姑娘一创,一脚探了来。

    这是正创的姿势。

    林安安感觉到身体突一个腾空。

    姑娘点重量,赵景来是轻飘飘的。

    赵景直接掐的腰,轻轻松松姑娘创上抱了,踩在了的鞋上。

    随赵景轻笑一声,了一句:“太轻了,吃点。”

    留脸瑟爆红的林安安,则悠悠书房继续奋斗了。

    林安安被这突其来的亲密举,搞脸红爆红。

    一直躲在房间不敢

    赶紧赶慢,吃晚饭身新的长袍致凤了来。

    等明再加固针脚,很快穿了。

    剩的边角料,林安安准备拿来给夫君凤一个荷包。

    晚候,两个人洗漱完毕,林安安件先致凤的衣裳拿了来。

    “夫君,试试这身衣服合不合身,不合身的话我再改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